(造街運動∼藝術街坊)

造街秘技大公開
第一階段∼街道初成
第二階段∼藝術街坊規劃成形
第三階段∼理想國優勢主導下的藝術街坊
第四階段∼藝術街坊自治期
第五階段∼藝術街坊自力轉型成功
成功的典範

 

理想國藝術街坊成就了社區的名聲,也帶來了社區發展的契機。過去的社區名稱不叫理想國,而是遠東城或國際城,當時社區衰敗,雖是新建的房子,但乏人問津,因此讓一批由東大建築系畢業的年輕人有了追風逐夢的機會。這群年輕人不是初出校門的毛頭小子,而是在各建築公司參與營建事業數年,已學得社會經驗的菁英分子,他們分工合作,懂得把生命力放進建築物中,對於行銷與社區營造有他們一套自己的看法,領軍的人叫做白錫旼,他認為別人只是賣房子,而他是賣理想的,他把藝術文化融到社區中,企圖以藝術造街的方式讓衰敗的社區獲得新生,果然事實證明一切,他們這支充滿理想的年輕團隊,真的化腐朽為神奇了。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呢?

 

造街秘技大公開

談到藝術街坊的成長,大致可概分為五個階段,每一個階段代表一大步驟,也是一種技法,從最初的背景說起,到整個社區能自力更生展現活力,其間有人計畫與扶持,更有多數的社區居民參與,社區意識於焉體現,默契十足,堪稱是社區營造的典範。

 

第一階段∼街道初成

此一階段,約從民國六十九年國際街二巷兩邊建物大致完工開始,此一新開發的社區叫國際城,遠東城,是國內大型新開發的社區之一。但由於多項社區發展的因素未能佩合,在二、三年內,本社區開始快速的衰敗,到民國七十七年初時,已呈荒涼的景象。住戶多為年老的退伍軍人和低收入戶與幼童,另有少數東海大學大學生承租人口,道路兩側建物外觀陳舊,空地雜草叢生,高長過肩。白天路上車稀少,到了夜間,更幾是行人絕跡,偶然的夜歸汽車聲,便足以驚動整條街的狗兒,狂吠不已。區內有一家小吃店,佈置簡陋,門可羅雀。

 

第二階段∼藝術街坊規劃成形

自民國七十七年起,理想國經營團隊取得十二家國際街二巷舊建物一樓的所有權,並向部份臨路的住家租得一樓的建物,開始有計劃的造街行動。馬路重新整修、裝設新路燈、沿街兩側種植行道樹、一樓建物之整修(外觀整體設計)。七十七年四月整條街有十七家店面同時開業,全部由理想國主導,以便維持其商店經營統一的水準。由於這是台灣更新造街的特例,更因為宣傳的成功,藝術街坊成為許多都市居民假日休閒尋興重要的地點。有了街坊的特色和商機,其他自主的房屋所有人也開始對本條街感到生機復甦的可期,開始經營起其他的商店,雖然風格不能和十七家店相比,但對於一個社區功能性的日用消費,也提供了必要的服務。整條街整齊而有綠意,入夜時由店家傳出的音樂和室內外的燈光,使得藝術街坊充滿生氣,一改過去人們認為此地陰森的印象。

這一階段藝術街坊的功能在於吸引文化藝術的種子來到理想國社區,也就是試圖在大社會中找到認同藝術村落,並願意共同經營這片園地人士前來注入新的人文養份。此時,整條國際街二巷(包含藝術街坊)的兩側建物之價格,呈現三級跳的成長趨勢。臨街一樓的建物,從國際街二巷前端開始,購屋價格由一間四十萬元,在二個月的時間內,跳昇到一間一百二十萬元,甚至,屋主已不願再出售房子(寧可出租)等待後續更大的增值;這其中獲利最大的是舊建物的所有人,相對地,理想國經營團隊的成本則無形中增加了許多。但從氣勢來看,藝術街坊的造勢是成功了,才使得當地不動產的所有人願意從較長遠的角度,來考慮其不動產的運用或處理。

由於所有的店家都統一管理,藝術街坊較能夠塑造整體的形象,相對地,每一店家的特殊風格則較不易凸顯。推廣上,藝術街坊的見報率和一般社會對它的評價,都有相當的水準。

 

第三階段∼理想國優勢主導下的藝術街坊

自民國七十八年九月起,藝術街坊重新出發,並開放外店加盟。理想國經營團隊以較低的優惠房租出租給有意前來共同經營藝術街坊的店家,並組成管理經營的單位作為各店家聯繫與整合的窗口;仍以共同形象塑造的方式向外店加盟的數量已有九家,超過全部店家數的一半,而外店加盟的業種包括了餐飲業(日本海)、布飾精品(潘媽媽的店)、休閒雅集小吃(松子落、現已改為手染布衣)、攝影工作室(小雨的兒子)、畫家工作室(版畫十七)、牛排西餐(綠格子)、菲斯堤(MTV)……等。

新店家的投入,使得藝術街坊有了更豐富的人文特色;且加盟店家在進駐前就已經認同藝術街坊的發展理念,因此這些店家的主人自然地便成為自發性經營藝術街方的主力;許多認同街坊的健康發展有助於社區再造的居民,也開始與街坊的店家們在社區生活上有了更進一步的互動和友誼。如作家苦苓、陶藝家石玉霖、年青畫家曾銘祥、黃思博、社區研究者陶蕃瀛......等。

此一偕段中,由理想國主辦推動的社區大活動「理想國村慶」和「厝邊你好」環保系列活動,多以藝術街坊為主軸,再一次讓藝術街坊成為理想國文化動脈的事實更長顯。環保媽媽的義工團體也開始在藝術街坊上有了固定的家,並定期聚會討論社區環保意識的推展工作。理想國另外成立的一個社區管理顧問公司「華傑企管公司」,也以藝術街坊為基地。一方面,顯示對於整個理想國社區的直接融入,一方面,也實際對於街坊的安全和環境的維護有直接的幫助。

藝術街坊上開始有其他團體進駐。理想國福音團契和基督教浸信會在藝術街坊上設立聚會中心;著名的玫瑰園咖啡店的本店也傍著藝術街坊開張了。更重要的是,經過「厝邊你好」的活動之後,關心街坊社區的人士開始意識到共識結合的重要性,以及社區定期活動對凝聚社區居民情感或社區認同感的必要性,於是開始發展定期舉辦假日舊物交換的小型跳蚤市場社區聯誼活動,成為藝術街坊柯比意廣場假日的特色。

藝術街坊的假日跳蚤市場,經過幾次的運作,部份街坊上的居民認為有調整改進的必要,於是由街坊店家和熱心主動參與的住戶共同決定,將跳蚤市場的型態改為更具彈性的「理想國假日生活雅集」。每一個月第二、四個星期日舉辦活動,活動的內容,完全由街坊上的朋友依喜好、節慶時機或社區的需要主動籌劃,並發送DM至理想國社區的各角落和鄰近社區的大專院校,經費大部份由熱心人士自行募捐,若舉辦較大活動不足的部份由理想國以企業回饋社區的方式進行補助。

生活雅集持續約一年半的時間,期間辦過的活動包括生活藝術品的展覽、兒童彩繪、街道環境清潔、節慶晚會、創意趣味競賽、藝品義賣拍賣、參訪藝術家、系列社區發展講座、演唱會…等,多彩多姿,的確 為社區增加許多令人回憶的特色,也替理想國藝術街坊塑造了全國獨一無二的社區文化活動的典範。透過生活雅集,藝術街坊的人文生態終於有了穩定的基石,街坊上的人際情感(人情味)顯得特別地的濃厚,有許多晚進的店家主人,就是因為參加過生活雅集的活動,感受到藝術街坊特別的人文藝術氣息而決定搬到理想國來。

社會大學的引進,也為理想國社區的成人教育提供了良好的園地,每週總有幾位國內知名的學者或是專家前來社會大學上課,相信這些學者或專家不僅帶來了他們的知識和寶貴的經驗,豐富理想國社區,同時也將理想國藝術街坊的發展情況看在眼裡,對於街坊知名度的開拓另有其義意。

這一階段,藝術街坊店家的租金,每月平均約為八千元;除了原本的店面之外,許多各具特色的商店,也沿著藝術街坊的兩側巷弄開了起來:例如玫瑰園咖啡、文笙視聽圖書中心…等。

 

第四階段∼藝術街坊自治期

自民國八十一年九月起,藝術街坊之所有店家全數已租出給外來經營者,其中包括松子落、狀況空間、綠格子、紅磚橋、日本海、柏拉圖、三度初戀、潘媽媽的店、生活民族、大肚山社區報導、原鄉小集、大畇室內設計工社、版畫十七、了然缺格藝術工作室、小雨的兒子…等。所有店家的主人們都彼此相識並共同具有相當濃厚的街坊意識;這固然是理想國在出租店面時的過濾,但更重要的是,每月兩次的「生活雅集」所培養出來的情誼和默契,憑著這一股強列的街坊意識和情誼,讓來到藝術街坊的人們很自然的感覺到一份特殊的文化氣息,並且樂於再度攜友前來。

八十一年十一月由街坊店家發起、理想國經營團隊支持的「大肚山人文藝術聯展」,在藝術街坊盛大展開。幾乎所有街坊上的店家都參與盛會,鄰近街坊的居民和兒童,也都感受到這次聯展的氣息;這次聯展可說是藝術街坊生活雅集的一次成果總結。經過人文藝術聯展的籌辦,生活雅集又開始轉型,由原來定期的集結活動轉成不定期社區節慶活動的舉辦。

由於理想國經營團隊已將所有店家租出,藝術街坊的自力生存發展時機已經逐漸成熟(在店家經營成本與收支,以及整條街的藝術人文氣息),各方都期待街坊自治的來臨。

以往,藝術街坊的景觀維護和垃圾清潔整理是理想國頗為沉重的負擔;有兩位全職的清潔人員負責掃街的工作,另外在街坊臨近的空地上設置十幾個垃圾子車,供街坊與社區人士丟置垃圾,此一時期,理想國決定不再支付街坊垃圾清運費,但仍維持街坊清潔人員一名;街坊店家的垃圾由清潔人員協助清除,店家每月支付小額清運服務費(此一垃圾清運服務僅限於藝術街坊之店家);逐漸讓店家們意識到自力維護街坊環境的需要,此時藝術街坊的店租平均每月一萬元。

此一階段,在藝術街坊路段原來並不屬經營團隊主控的建物,開始有其他的業者進駐:資訊打字、牙醫、美容中心、自助洗衣店等;雖然和原先的業態規劃並不一致,但也為原來的藝術街坊帶來更具社區功能性的產業;使得藝術街坊不再是純粹的藝術街坊,而是具有能滿足多功能消費的商街。由於藝術街坊特有的人情味和店家文化仍然維持著,整條街仍然展現與其他地方不同的藝術氣息。

 

第五階段∼藝術街坊自力轉型成功

民國八十二年四月,理想國售出藝術街坊之店面,表示街坊完全自主發展階段的到來。由於長時間來,街坊之經營管理一直是由理想國實質主導或背後支持;一旦將街坊店家產權讓出,立刻讓居民和原來的街坊朋友產生極大的疑慮,初期,有不少店家認為藝術街坊即將成為歷史名詞而遷出;但也有一些店家決定不論是否有一背後的支援力量,社區本來就應由社區居民自行來維護。藝術街坊自治會就是在這種情境和理念下產生。

藝術街坊自治會最急迫的任務是,解決柯比意附近垃圾堆積和清運的問題。由十數個店家出錢出力所組成的自治會,利用垃圾聯合托運、輪班站崗(防止第一包任意棄置之垃圾袋出現)、清潔維護值日生等方式,終於將藝術街坊上的隨意垃圾堆消除。

曾經一度停刊的大肚山社區報導,也在理想國提供免費的空間供其使用的情況下復刊,繼續扮演社區傳播的功能。由於街坊上的店家所使用的是自己擁有產權的房子,於是許多店面開使重新大輻裝修,這使得藝術街坊的景觀再一次更新。雖然不像以往具有統一的風格和標誌,但不斷`有店面重新裝修,使得整條藝術街坊變的更豐富。新的店家也認同藝術街坊的業態,逐漸在理想國內形成了咖啡、藝術文化精品集中的情況。

此一階段社區內不同類行的社團,紛紛以藝術街坊柯比意廣場為基地相繼成立。如「理想國社區老人長青聯誼會」、「大肚山桌球之友會」與「大肚山劇場推廣協會」等。大度山劇場推廣協會並曾於民國八十三年七月至九月,在柯比意廣場舉辦一系列的社區劇場的公演,造成理想國社區文化活動的高潮。「理想國桌球之友會」是目前活動在街坊上最活躍的一個社團,帶動了社區桌球運動的風氣。

藝術街坊和相連巷弄上的店面一家接一家的開張;這和一般人原先以為理想國退出後,街坊將失去其支撐力量的推測大為不同;證明了藝術街坊自力轉型的成功。甚至原先因為某種原因遷出藝術街坊的店家或工作室的朋友,也開使回流,並決心在藝術街坊重新出發。

 

成功的典範

綜觀藝術街坊發展的五個階段,可以發現藝術街坊是有機成長的一條街。

目前的藝術街坊就其有機成長的比凝角度來看,已經儼然是一個從沙礫中長成的人造綠洲,並且其中花團錦簇、綠意盎然,在整個國內的社區當中算是知名度頗高的商店街。

整個藝術街坊的發展,決不是一個單位或是少數人所能夠決定的;必然是一大群人共同努力的結果;重要的是,在一個具有相當價值高度的理想下,動員了龐大的財力、心力並感動了許多居住在理想國社區內的有心人士共同參與才有今天的藝術街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