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眉招手

根據<重修台灣省通志>所載:

平埔族之大舉移住可分為三期:一為嘉慶年間之巴則海(拍宰海)、巴布薩、拍瀑拉、道卡斯、凱達格蘭、洪雅(和安雅)諸族之移住葛瑪蘭。二為道光年間之巴布薩巴則海拍瀑拉道卡斯洪雅諸族之移住埔里。三為西拉雅及大武壟於道光年間之移住東部,及葛瑪蘭族之南遷。

在前兩次的移民潮中,拍瀑拉族都有參加,其中第一期參加由彰化社番首潘文賢所領導的千人大移民(史稱這些人為流番),文獻上只有提到拍瀑拉族的牛罵社,至於其移民人數則不詳。而第一期移民的原因是起緣於潘文賢(即大汗乳毛格)犯法懼捕,所以就集合岸裡、阿里史、東螺、阿束、大甲、吞霄等社的平埔族人一千多名,越過中央山脈北麓,抵達宜蘭的五圍,因當時五圍一帶早有漢人居住,這一群新移民終究無法與漢人競爭而又遷徙他處,甚至有部分族人又折返原居地。

到了第二次的大移民,拍瀑拉族就有大肚南、北社,還有水裡社的成員參加,這一期移民的原因是因為土地流失,生計困難,而促成這次移民的機緣則是來自埔社與眉社的邀約。

埔社是布農族人,眉社是泰雅族人,居住在埔里地區(舊為水沙連之一),根據白棟樑先生的說法:

(康熙六十年)當時居住在埔里盆地的原住民,我們可作如下的區分:一是以南港悉為據點的布農族人,他們建蛤美蘭聚落於今埔里之枇杷城、茄苳腳附近,埔里南邊廣大的面積是其領地,漢人通稱為埔社或埔里社。二是以眉溪流域為主的泰雅族人,埔里的北半部是其活動範圍,漢人稱之為眉社或眉裡社。

埔、眉兩社為何歡迎或邀請平埔族人到埔里盆地一起生活呢?原因是:

「前年郭百年侵入開墾,爭佔埔地,殺害社番,死已過半,未幾再遭北來兇番,窺我社慘微少番丁,遂生欺凌擾害,難以安居。阿密、大舌等正在思慮保全,幸有思貓丹社番親來社相商,云及前日間上山捕鹿,偶遇該親打里摺亦入山捕鹿相會,敘出情因,言及在外被漢奸勒佔棲身無地,大慘難言。阿密大舌以及思貓丹社番親等,竊思木有本,水有源。自我祖上以來,原與打里摺一脈相生,同氣連枝。為昔日國勝攻取台疆,以致我祖兄弟奔逃星散,分居內外山之所,聞此大慘,不得不為之悲哉。是故輾轉尋思,而今此本社地廣番少,屢被北番擾害,慮乏壯丁共守此土。如得該打里摺來社同居墾耕,一一則可以相助抗拒兇番,二則平埔族打里摺有長久棲身之地,所謂一舉二得無虞矣。」(資料來自白棟樑引用南投縣志稿所收錄之「立思保全招派開墾永耕字」)

立約的人是蛤美蘭社番土目阿密、社主大舌、耆番老說等數人,由這張契書所記載的內容,可以瞭解到埔社與台灣中部平埔族群遷移的關係。當時埔社正受未歸化的高山族原住民侵擾,尤其是郭百年事件之後,情況甚為可憐,而在中部的平埔族群,其處境也是落魄,所以當思貓丹社(水沙連)在山中打鹿偶然與平埔族人相遇,論及淒涼處境時,特別引起同情,因此思貓丹社居間牽線,後來才有埔社與平埔族合作的計畫,並且化成具體行動。

依文獻記載,從道光二年到道光八年中,平埔族共有三次遷往埔里的記錄,前兩次都是由埔社出面招墾,第三次眉社才加入,當然後來還陸續有遷移情形,只是規模較小而已,因此,可以說平埔族移往埔里定居的行動不是一次就完成的,而且依其在埔里分布的情形來判斷,聚落的位置確實都在埔社及眉社的原有領域上,愈是接近未歸化原住民區域的,可能是較晚到的。

附記:

  1. 關於沙轆社的遷徙情形,文獻上均無記載,可能是文獻記錄漏列,或因移出的人數少而零散,未被重視?但據鎮志所附註解:從日據時期的戶籍資料所示,似乎今埔里大甲高雄等地均有零星的移居者。
  2. 關於牛罵社的遷移,相傳有姓蒲的族人遷到南港西庄(今彰化縣永靖鄉港西村)。所以清水鎮壽天宮每年南下北港朝天宮進香,都會特地遶到該村,代表後人不忘本,至今僅剩少數人。